2019
09-16
  亚马逊:http://dwz.cn/6QtTWW
2019
09-16
  不为了学术目的时,我读书很快。但是读《在孟溪那边》时,好多次我慢了下来。因为我发现我的思维在尝试和文本进行对话。
2019
09-16
  一个很奇怪的变化是,它不再让我产生追忆的冲动了,计划中继续写故乡的几个主题也无从展开,我的记忆似乎已经被清空,它们以自己的方式心安理得地留在了这本《在孟溪那边》里,它们进入了语言世界,我的任务完成了。
2019
09-16
屋里桌子上,已经摆满长条的鱼、整只火腿、填馅的家禽、一盒盒的熏鲱鱼、各种各样盐腌和醋渍的吃食、许多瓶白酒和葡萄酒,空气里弥漫着熏腊肠和酸龙虾的气味。老崔布金在桌子旁边走来走去,靴后跟嘎吱嘎吱地响,拿着两把刀子互相磨着。大家不断地喊住瓦尔瓦拉,向她要这样要那样。她呢,样子慌慌张张,上气不接下气,不断地在厨房里跑进跑出。厨房里面,柯斯丘科夫家的厨师和赫雷明家年轻一辈人雇用的女厨子从天亮起就在干活了。阿克辛尼雅头发烫过,只穿着紧身胸衣,没穿连衣裙,脚上穿一双嘎吱嘎吱响的新皮鞋,一阵风似地跑过院子,只看见她那光光的膝头和胸脯闪过。各处热热闹闹,可以听见骂人和赌咒的声音。行人在敞开的大门口站住,一切东西都使人觉得马上就要发生一件大事了。
2019
09-16
  在一名写作者之外,我更多的是一名读者,甚至可以说是一条书虫。阅读占去了我的大部分时光。作为诗人的陶渊明、鲍照、杜甫、姜夔、阿米亥、毕肖普、米沃什、博尔赫斯、里尔克、保罗·策兰、特朗斯特罗姆、沃尔科特、奥登、蒙塔莱、萨巴、默温、莎士比亚、但丁,作为散文家的普鲁斯特、帕慕克、布罗茨基,作为批评家的希尼、本雅明、阿甘本、列维纳斯、阿兰·布鲁姆,作为散文家的曼德尔施塔姆、卡内蒂、齐奥朗,作为小说家的托尔斯泰、乔伊斯、阿兰达蒂·洛伊、鲁西迪、赫拉巴尔、卡夫卡、赫尔曼·布洛赫、穆齐尔、拉斯洛·克拉斯诺霍尔卡伊、托马斯·沃尔夫、彼得的·汉德克、卡尔维诺、舒尔茨、契斯——他们持续地为我提供对生活不可见部分的命名。
2019
09-16
  A:我一直持续关注梦。但我不试图也不擅长每天清晨如实地记录梦,用实在的文字储存梦。我自己更喜欢顺应梦的法则。我不会像存储货物一样存储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