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10-25
2019
10-25
翠绿色的湖水由附近雪山 融水 积攒而成,随季节与温度变化呈现不同的色泽。搭配锯齿状的 拉特 马尔山与山下的森林构成了 多洛米蒂 高山湖的典型特征。
2019
10-25
2019
10-25
怨恨形成的第二个起点是妒嫉、醋意和争风。在通常的词义上,妒嫉源于无能感,而无能感与对某一财富的追求对立,因为这一财富已为别人占有。不过,这种追求同这种无力之间的张力要在对这一财富的占有者采取一种仇视举动或一种仇恨行动时,才转化为妒嫉,这时,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别人及其财产是我们(痛苦万分的)一无所有的原因。这一错觉似乎还起着“反对”追求的积极效力;但它其实只不过是无力(即无力获得财富)的表现而已,起初,张力通过这一错觉在某种程度上有所缓和。没有这种无力的特殊体验,没有这种因果错觉,就不会产生真正的妒嫉。对别人拥有财富而我们还在奋力追求感到单纯不快,还不是妒嫉;这种不快同样是通过某种方式(比如劳动、购买、武力、抢劫)去获取财富或其他同样的财物的动机。只有当以这些方式获取财富的尝试失败,无力意识产生出来之时,妒嫉才萌发,所以,认为嫉和其他的心理欲力(占有欲、支配欲、荣心一样也是推动文明发展的力量,就大错特错了。妒嫉并未绷紧,而是在放松获取意志的弓弦。但是,当妒嫉按怨恨的本性而涉及无能获取的价值和财富时,它才导致怨恨的形成;然而当这些价值和财富处于比较范围(同别人进行比较的比较范围)时,妒嫉就更是导致怨恨的形成。最软弱的妒嫉同时也是最可怕的妒嫉。因而,导致最强烈的怨恨产生的妒嫉是指向他人之个人本质和此在的,即存在妒嫉。这种妒嫉一直在喁喁私语“一切我都可以原谅你;只是不能原谅你是你、是你这个人,只是不能原谅你这个人不是我、竟然‘我’不是‘你’。”这种“妒嫉”早就剥夺了他们的纯粹的生存;这种他人的纯粹的生存被感受为自己的可怕尺度,或在“指责”、“压制”自己的生存。在大人物的生活中总有这样的关键时期:他们不得不因别人的巨大长处而看重别人,而他们心中充满着对别人的爱意和妒嫉,但爱意与妒嫉尚不稳定,此起彼伏,要经过相当长的时期才慢慢确定下来:是爱意,还是妒嫉。歌德注意到这种情况,他说:“对付巨大的长处只有一个解救法,这便是爱。”在《塔索》的第二幕第三场中谈到安东尼奥同塔索的关系时,他指出了这种不稳定状态、在马思乌斯和苏拉、恺撒同布鲁图斯之间,出现的也是类似的动态关系,除了生存妒嫉中出现的这些少见的情况,常常释放出怨恨性的妒嫉的个人和群体具有的,首先还是天生的、或多或少扩散开了的自然禀性和品格性:对美、对高等种族、对可继承的品格值的妒嫉,就是说,是更高尺度上对财产、等级、姓氏荣誉的妒嫉。原先引起妒嫉的正价值,其幻想性的贬值现象只同这些类型的妒嫉有关。
2019
10-25
编者按:舍勒是现象学的巨擘。怨恨这个词,我们再在日常生活中经常遇到、谈到。对怨恨的系统论述最早出自尼采。在《道德的谱系》一书中,尼采将怨恨界定为那些不能通过采取行动做出直接的反应,而只能以一种想象中的报复得到补偿的“奴隶道德”。舍勒在很大程度上认可尼采这一个判断的先导性和深刻性,但他不同意尼采的结论。他从现象学和社会学双重角度反驳了尼采的这一观点。他认为,怨恨形成的最主要的出发点是报复冲动;当个人、团体的实际权力、资产达不到自己的欲求时,就会产生怨恨。
2019
10-25
如果前往 托斯卡纳 ,顺带捎上 五渔村 是个不错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