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06-24
对我们下乡知青,他似乎有着天然的感情。不苟言笑的他,却总是满脸堆笑!抑或同是移民,其间的苦衷太过了解;抑或是党的老资历工作者,明白谁应该首先给予帮助!在他任支书期间,有两名上海知青加入了党组织。
2019
06-24
2019
06-24
浮名何奈我,飘忽经年,花间婉约白衣老;
2019
06-24
自作聪明的,聪明反被聪明误那张纸。没有那张纸,上不了红通,红通是对国外的,力度强度那么大。
2019
06-24
生于官宦之家,可怜仕路艰难,却封卿相;
2019
06-24
“不是中医不好,是你遇到的大夫不好啊。”我很认真地写下评论,说自己受益于中医的经历。结果人家就说“中医是安慰剂”、“中医不科学”,完全不听,让我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