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09-10
咱们往这边儿走。”说着就回转身,领着朴斋重又向南,过打狗桥,到法租界新街尽头一家,门口挂一盏熏黑了的玻璃灯,跨进门口就是楼梯。朴斋跟小村走上去一看:只有半间楼房,狭窄得很,左首横放着一张广漆大床,右首把搁板拼做一张烟榻,却是向外对着楼梯摆的,靠窗一张杉木梳妆台,两边儿各有一张“川”字交椅。就这么点儿东西,倒铺排得花团锦簇的。
2019
09-10
阿二一把拉住朴斋的袖子,悄悄儿地说:“明天你一个人来。”
2019
09-10
做──指嫖客跟妓女之间的结交。妓女接客,行话也叫“做”。
2019
09-10
一句话提醒了赵朴斋,正好这边桥堍就有个近水茶馆,当即进去占了个靠街的座位,叫堂倌打一盆洗脸水来,先擦了脸,接着细细地擦干净身上的泥浆,这才坐下来喝茶。等到快要干了,付了茶钱,又多给了几个小费,赶紧起身,直奔县城内咸瓜街中市,找到了永昌参店的招牌,踱进石库门内,高声问:“洪善卿先生在店里吗?”小伙计急忙招呼,问明了姓名来意,去里面通报。赵朴斋进了桥堍的近水茶馆,叫堂倌打一盆洗脸水来,细细地擦干净身上的泥浆。
2019
09-10
? 水本无痕,因风皱面;山原不老,为雪白头。我喜欢这几个字,因为其中有景,亦有情。置身雪乡松岭,感受到的不仅是大自然带来的空灵虚远、浑茫悠远的笔墨意境,更品尝到了心灵跋涉远游的甜美甘醇,如此的贴近而悠远,现实又梦幻。
2019
09-10
剧中的张廷玉,是雍正最倚重的,掩盖了更受宠的鄂尔泰。